點亮條通華燈夜(一):第一次去日式酒店就上手

在台北繁華的夜生活中,「日式酒店」總像是蒙了一層薄紗般神秘。《華燈初上》一劇某種程度將這層神祕面紗揭開了一角,讓好奇的局外人得以洞窺其貌。而在CParty編輯團隊實地採訪日式酒店後,我們發現戲劇講求的畢竟還是效果,部分設定其實與實際情況略有出入;而且,日式酒店通常接待的都是日本商務客,多數台灣人難得有機會走訪日式酒店,對於現場服務、消費等細節也是充滿了好奇與想像。以下,就讓CParty「犧牲小我」深入禁區,手把手教你如何第一次去日式酒店就上手!

自從《華燈初上》爆紅後,各家媒體無不爭相報導日式酒店的相關資訊,舉凡條通名稱由來、街廓範圍、日式酒店名店、小姐與媽媽桑私生活揭密……,一時之間,所有鎂光燈都轉向了這個原本不太受關注的夜生活營態。

由於正統日式酒店走的多半是VIP會員制,沒有熟客帶領的話,一般人根本沒有機會一窺究竟;《華燈》一劇的出現,正滿足了觀眾對這個陌生行業的好奇心。加上近兩年疫情攪局,日本商務客人數雪崩式下墜,日式酒店為了求生,已逐漸對台灣顧客敞開大門,也才有機會讓更多人認識到日式酒店的服務形式。

近年條通的風華逐漸褪去,要看到昔日那種夜夜笙歌的榮景,恐怕再也不容易。

條通風華漸褪 正統高規格無奈下放

問及受訪的資深媽媽桑Kimi(化名),她坦承近幾年條通的盛況已不復當年,「以往日式酒店林立的條通,今天早已有不少同業轉行或退休。疫情爆發後,少了來台出差的日本商務客,我們也只好開始招待台灣上市櫃公司的老闆們,學習滿足與過往不同的顧客需求。」

在高檔日式酒店工作超過20年的Kimi媽媽桑解釋,正統的日式酒店會嚴格遵守傳統日式作風,20來坪的空間小巧精緻,店內不僅講話要輕聲、動作要優雅,也要如日本「スナック(Snack Bar)」般擺上小姐或媽媽桑插的花、畫的畫作為「飾り物(裝飾)」,除了作為點綴外,也能與客人有更多聊天話題。

此外,日式酒店對店內的氣味非常在意,不供熱食主要就是為了避免廚房油煙與蚊蟲滋生。部分日式酒吧會如《華燈》劇中備有少爺,負責打掃清潔與採買等雜事;不過Kimi媽媽桑的店則不備少爺,而是每天請專業的打掃人員處理,要求店內絕對不許有絲毫的「卡拉OK味」或「酒店味」(有聞過的應該懂)。

日式酒店為了維持氣味與整潔,原則上只會有水果、零食等冷食,不會有熱食。圖片來源/《華燈初上》FB粉絲團

可惜的是,隨著條通近年風華不再,正統日式酒店的數量正在銳減,經營上也很難再維持過往的高規,如要求小姐訂做無袖膝上旗袍、盤髮,或是學習流利日語、高爾夫、插花等才藝,如今在小姐「缺工潮」下,無奈都得逐漸放寬。

Kimi媽媽桑也坦言,整個產業正在萎縮、疫情又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放寬日本商務客來台,現在經營多少都是念及老顧客的舊情,確保這些熟客在解封後,還能在台北的條通找到昔日熟悉的面孔。

所以,若不趁著《華燈》熱潮趕緊來正統日式酒店體驗一下,未來或許真的只能在連續劇裡腦補想像啦!

條通巷子裡有許多類型的日式酒店,各自的經營手法與規矩均有差異,也有歡迎過路客的店家。

Q:日式酒店全都長得跟「光Hikari」一樣嗎?還是有分為不同種類?

正統的日式酒店一般分為三種:「光Hikari」這種屬於卡拉OK類型,整個店就像是KTV的大型包廂,每組客人如劇中各擁一桌由一位小姐服務,前方舞台有卡拉OK設備,想點什麼歌就查找歌本、拿桌邊小紙卡填上曲號交給小姐,等待叫號上台高歌,也能邀小姐同唱。

其他還有Talking Bar以及Piano Bar,小姐基本上也都是隨桌服侍,差別在於Talking Bar的小姐專心聊天不唱歌、Piano Bar則與卡拉OK一樣,只是歡唱設備改為真人彈奏鋼琴。

通常日式酒店都不大,就像KTV內較大的包廂,原則上一張桌子招待一組客人、由一位小姐服務。

Q:去之前需要事先訂位嗎?

是的,會員制的正統日式酒店只接受預約訂位。由於日式酒店通常除了媽媽桑與小媽媽(媽媽桑下的小主管)外,通常只會有4位小姐,所以只能同時服務約20位客人。預約不僅可以方便店方預先準備,還能避免客人遇到客滿白跑一趟。

像劇中何宇恩一行人「隨機闖入」的情形,不會發生在會員制的日式酒店內。圖片來源/《華燈初上》FB粉絲團

Q:去日式酒店怎麼打扮才不會顯得失禮?

因為平日到訪的多為商務客,所以西裝襯衫是最常見的顧客穿著。假日則建議穿Polo衫等有領衣著搭休閒長褲,內衣、吊嘎、短褲、露腳趾的拖鞋與涼鞋等穿著,當然是嚴格禁止。

Q:通常幾點可以入場?需要先吃飽嗎?

日式酒店通常都在晚上8點之後開門營業,因此多數客人都是用完餐之後才來報到。為了維持整潔與氣味,店內除酒水外只會提供水果與零食,不會提供熟食。所以若是真的想到店裡再用餐,可在預約時告知,多數酒店都有配合的壽司店可由媽媽桑或小姐代為點餐,讓你進店時有壽司可以享用。(熱食一樣是殘念)

進到正統日式酒店後,每桌基本上都會擺上切為一口大小的精緻水果,附上小點與茶水或酒杯。

Q:消費如何計算?結帳可以刷卡嗎?

有別於台式酒店裡琳琅滿目的節、框、轉檯、包檯等收費名目,日式酒店只有單純的兩種消費項目:人頭費與酒錢。由於正統日式酒店的小姐均為「公檯」,意指每位小姐均在每桌服務固定時間後轉至下一桌服務,不接受顧客指名或固定服務某位客人,所以也沒有所謂的包檯相關費用。

每位客人走進店裡均需負擔1千多至2千多不等(依店而異)的人頭費,桌上招待的水果盤與小點則可免費續用(不過通常客人不會吃太多),另外基本要點一瓶酒做消費。(Kimi媽媽桑補充:「不喝酒的話可以點來給小姐喝喔!」)

在過去幾乎全收日本商務客的時期,日式酒店除了現金、刷卡外,還能以公司簽單的方式記帳;不過隨著日本商社的交際費用降低、疫情爆發開始招待台客後,公司簽單已越來越少見。

Q:在日式酒店都喝些什麼酒?可以自帶酒嗎?

日式酒店的酒單多為威士忌白蘭地等洋酒,也有少數紅白酒、香檳可選。單瓶費用約在8,000元起跳,今天沒喝完都可寄瓶下次喝,也不時興台式酒店常見的「開二搭一(開兩瓶送一瓶)」等計價方式。至於熱門酒款有哪些?「以前比較高人氣的,像是Chivas起瓦士、Old Parr老伯等威士忌雖然現在也有,」Kimi媽媽桑說明,「不過近年客人多半都點皇家禮炮、百齡罈17年、百富12/14年、大摩……這幾款酒。」

名義上日式酒店不禁止客人自行帶酒,不過開瓶費是店內酒款價格的9成,所以多半不會有客人自帶酒。少數情況是熟客要招待客戶,會希望自己準備高檔一點的酒宴客,這時媽媽桑就會看情況予以減免或折扣。

酒店內酒水定價遠較市售價高,其中便包含了賓至如歸的貼心服務,以及情感寄託等沒有呈現在帳面上的價值。

Q:去日式酒店會追酒或需要閃酒嗎?

日式酒店因為酒錢較高,多數情況又是客人自己安靜喝,所以灌小姐酒的情況幾乎沒有(畢竟成本很高),「或許也因為文化不同,」Kimi媽媽桑補充,「如果小姐真的不想喝或不能喝,明白告知客人通常都很能理解,有的甚至還會有點開心哈哈哈(因為少一個小姐來分他的酒)。」

Q:店內常點的熱門K歌有哪些?

問到這題時,Kimi媽媽桑笑著說,因為自己這家店的客人多是上了年紀的社長級人物,自然不會唱些時下流行歌,像是日劇《大和拜金女》主題曲<Everything>已經算店內熱門「新歌」了,除此之外客人多唱些著名演歌藝人如堀內孝雄、前川清、谷村新司……等人的歌曲。媽媽桑與小姐也都要私下練習這些店內熱門歌,才能在熟客cue的時候一起上台大展歌喉。

卡拉OK式的日式酒店都有提供歡唱的舞台,客人要求時媽媽桑與小姐也會登堂共同高歌一曲。

Q:可以指定小姐嗎?與小姐的互動如何拿捏?

如前述,正統日式酒店均為「公檯」,因此無法指定小姐服務,所有小姐都需要定時轉桌服務,不過這並非通例,還是有不少日式酒店採公檯與指定制並行。至於尺度拿捏,Kimi媽媽桑笑著說:「發乎情,止乎禮喔!」如同《華燈》裡蘿絲媽媽說「我們賣的是曖昧」,既然是眉來眼去偷摸小手的曖昧,那就不該有偷摸大腿這類明顯吃豆腐的舉動啦!(眼神投來殺氣)

「彪哥你這樣手來腳來是駄目だめ的喔!」(設計對白)。圖片來源/《華燈初上》FB粉絲團

Q:店內小姐與客人都玩些什麼遊戲?

首先,日式酒店並不是個尋求「熱鬧」的場所,店內的日本客人多半是靜靜地與小姐輕聲交談、同時默默地小口酌酒。海產店或台式酒店那種大聲吆喝、隔桌划拳、滾骰子的場景在日式酒店絕對不可能發生。若是卡拉OK或是Piano Bar,客人也是輪到他時才走上舞台高歌一曲,曲畢檯下鼓掌致意,僅此而已。有時小姐為了化解冷場,會與客人玩些簡單的棋類或益智遊戲,總之就是以不打擾鄰桌客人的前提下,能夠打發時間的小遊戲。

所以下次你若有機會走進日式酒店,看到鄰桌客人與小姐在下象棋,請不要太過驚訝喔!(雖然的確很反差……)

Q:店內小姐都要多才多藝嗎?學才藝的目的是什麼?

因為服務對象是日本客人,所以日語是基本的要求。就算一開始日語不輪轉,媽媽桑也會安排開店前的時段請老師來上課,通過日語檢定還會依不同等級得到加薪

另外,插花、繪畫、編織等才藝,則是小姐自行依興趣學習,目的除了在店內做「飾り物」、與客人有話題聊之外,也是特殊節日餽贈客人的理想禮物,「客人對你印象深刻,自然會多來店裡看看你啦!」Kimi媽媽桑解釋。

最後,日本商務客周末常會上場打高爾夫球,因此學習高爾夫也是小姐必備才藝。假日陪客人打球時,一般會由客人支付小姐的擊球費與果嶺費,媽媽桑則多自費,有時也會在賽後與客人「同伴(客人請小姐吃飯)」,再直接帶到店內飲酒消費。

「池坊流」的插花風格,講求簡單、富有禪風,展現花卉與花器和諧共處的美感。
「小原流」多為盆式盛花,風格注重色彩調配,形式繁盛、熱鬧,給人豐富精采的感受。

Q:既然花費比較高,那我要怎麼判斷小姐的服務是不是到位?

Kimi媽媽桑特別說明,正統日式酒店的小姐都需要經過嚴格的訓練,「基本上我們所有的動作都要做到『無聲』,例如起身坐下、放杯子、遞菸灰缸,都不能發出碰撞聲響。」此外,おしぼり(熱毛巾)遞給客人時,不僅要蹲低身子、確認溫度暖手不燙手,對折口也必須對著自己;倒酒敬酒都要雙手操作以示禮貌;每個菸灰缸只能有一支菸,抽完一支小姐就必須立刻更換新的菸灰缸……。Kimi媽媽桑特別提供了以上幾個業內行規,供客人判斷小姐服務是否到位。

逼逼!百合你這樣單手拿公杯太有個性了會被媽媽桑念的喔!圖片來源/《華燈初上》FB粉絲團

Q:《華燈初上》劇裡蘇媽媽與大學生在一起,現實中是可能的嗎?日本客人向小姐求婚也是會發生的嗎?

Kimi舉自己為例,當上媽媽桑後,幾乎所有的時間不是在店裡就是花在客人身上,「例如假日陪他們打球,或是抽時間準備插花、餐點等給客人驚喜。」日式酒店基本上全年無休,一年通常只有短短三個假期:盂蘭盆節(8月)、新曆年舊曆年,「根本不會有接觸圈外人的機會呀!」再說,由於平時都是服務社長級客人,就算有機會接觸到圈外人,也會是收入與身分有一定程度的對象,不太可能如劇中與劇作家、大學生在一起,「畢竟兩個人的世界與價值觀相差太大了!」

至於求婚的場面,雖然現實中不至於這麼高調,不過確實有不少媽媽桑與小姐是與客人相處日久生情後,跟著嫁去日本。「所以我們只要遇到單身赴任的日本客人,都會特別幫忙留意喔!」Kimi媽媽桑大笑。

大學生與媽媽桑之間純純的愛,就讓它留在戲劇裡吧!圖片來源/《華燈初上》FB粉絲團

Q:會常常遇到臨檢嗎?遇到臨檢該怎麼應對?

日式酒店因為顧客單純、又是以日本商務客為主(90%以上),所以不像其他夜店酒吧常有沾染「黃賭毒」的風險。Kimi媽媽桑回憶20多年的條通生涯,除了早期遇過幾次例行的臨檢外,近年已經完全沒有臨檢的經驗。

至於遇到客人喝醉鬧事會不會需要報警?Kimi說明她經營的酒吧招待的多是社長級顧客,本身有「偶包」之外,也會顧及其他桌的社長眼光,因此在店內喝掛的情況實在少之又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位台灣客人不知道是心情不好還是太好,在店內喝到不省人事。凌晨1點打烊時,這位客人依然躺在沙發上叫不醒,Kimi不得已只好留字條請他醒來後幫忙把門帶上,繼續留他在店內呼呼大睡(苦笑)。

Q:如果喝完酒肚子也點餓,附近有推薦的宵夜嗎?

Kimi媽媽桑笑著說,「我們圈內小姐都有一張口袋名單,下了班常常會自己約一約去吃宵夜,想要找我們去那裡準沒錯!」至於名單上有哪些推薦店家,敬請期待下一篇条通系列文囉!

條通就像個小型日本區,為迎合昔日龐大的日本商務客需求,巷弄內也開了不少氣氛與餐點都很道地的日式餐館。

圖片來源/《華燈初上》FB粉絲團
攝影/Steven Liu
主圖設計/胡家芸

溫馨提醒:未滿18歲請勿飲酒,飲酒過量,有害健康,禁止酒駕!

延伸閱讀:

點亮條通華燈夜(二):7家必吃林森北宵夜美食 療癒條通夜貓族的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