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說五大與期酒了,你有聽過「波爾多廣場」嗎?

如果你喝葡萄酒、對波爾多也略懂略懂,那你一定聽過1855年分級制,說不定還能隨口說出幾個列級酒莊的大名;如果你的等級再高一點,每年春天可能會關注一下當年度「波爾多期酒(en primeur)」的報價,搞不好還會下單買個兩年後的增值夢。

但波爾多小博士如你,知道這裡已有個運作數百年的配銷體系,攸關著波爾多葡萄酒的全球價格與市場配量,甚至連義大利、加州、智利與澳洲名莊都搶著加入嗎?不說你不知、說完當老師,快跟著咱們一塊兒來認識一下「波爾多廣場(La Place de Bordeaux)」吧!

「波爾多廣場(La Place de Bordeaux)」乍聽之下,是不是讓你的腦海中浮現起浪漫的法式場景?一往情深的一對璧人,絕美華麗的巴洛克式廊柱,穿過彩霞的艷紅夕陽,映在兩片即將交纏的炙熱嘴唇……,在文章被禁播之前,我需要先把你狂野奔放的想像力拉回來。很遺憾的,波爾多廣場並不是這種氣氛,它甚至不是一個具體的場所:波爾多廣場更像是一個交易體系的代稱、一句芝麻開門的密語——透過它(以及褲襠裡厚厚的錢包),你才得以進入波爾多頂級好酒的神聖殿堂!

源自13世紀 配銷模式至今仍傲視全球

波爾多廣場(La Place de Bordeaux)是全世界最古老的葡萄酒配銷平台,大約從13世紀即已存在,17世紀時逐漸演變成目前的雛形。在波爾多廣場的架構下,加入這個平台的酒莊一律透過中間商(courtiers)將酒賣給酒商(négociants),酒商再透過當地與海外的經銷與進口商,將酒賣至各地商店與餐廳。

五大的拉圖堡(Château Latour)雖在2012年退出預購制,酒款依舊透過廣場系統進行配銷。

顯而易見,廣場系統最大的好處,是層層分明的酒莊、酒商、進口商與通路業者能夠各司其職,將資源集中火力全數投入。以酒莊為例,一家參與廣場系統的波爾多列級酒莊,便不需要養一整個銷售團隊,只要全心全意把葡萄酒釀好,它就能把產品賣到全世界;而對酒商而言,它也不需要去傷腦筋葡萄園管理與釀造,只要專注在銷售與配送、搞定海外貿易商就行。

換句話說,在波爾多當地,基本上你無法直接向酒莊買酒(在tasting room小量購買除外)。這個集結了7成波爾多酒莊(多數為中高階與列級酒莊)、400個葡萄酒商的龐大體系,嚴謹縝密地將法國人引以為傲的階級制度(hierarchy)發揮得淋漓盡致,甚至就連此系統當初的設計目的,都是為了避免擁有酒莊的貴族與商人階級直接交易。

儘管廣場系統已發展800年,許多波爾多酒莊的擁有者也早成為金融與精品集團,此系統更是屢遭批過時、繁瑣且臃腫不堪;但不可諱言,整個配銷平台放諸全球都是個極為可靠且有效率的體系,且最重要的是,它能幫助酒莊在短短幾個小時內將整年度的產品銷售一空!

新年份搶上架 預購開價成市況風向球

每年春天,波爾多各酒莊都會將從寒冬中睡醒的倉庫大門打開,目的不是開倉賑糧,而是邀請業內人士來桶邊試飲,好為前一年的收成品質一錘定音、開出價格。若你也聽說過「葡萄酒皇帝」Robert Parker評82年拉菲(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一戰成名的故事,發生場景正是1983年的桶邊試飲。

對1982年拉菲獨排眾議的大膽預測,讓Robert Parker一躍成為全球知名酒評家。

等這些專業人士與買家都跑過試飲、給出心中的理想定價後,酒莊便會為當年期酒預購(en primeur)開出第一筆價格,測試測試市場反應。也許你會疑惑:為什麼酒莊需要大費周章搞桶邊試飲辦預購?省去這些環節直接把成品拿出來賣不就好?

首先,你要了解這些波爾多酒莊是葡萄農與釀酒師沒錯,但他們同時也是在商言商的商人。葡萄酒在橡木桶中動輒十幾個月的存放,一來佔去倉儲空間又有管理成本,二來每個年度投入的鉅額資金,往往從葡萄栽種起算需要2到3年、甚至更久才能回收;要是中間再來個天災人禍,酒莊可是會血本無歸鬧倒閉的啊!所以如果有個方法可以讓酒莊提早回收資本、降低風險,大夥兒何樂而不為?如此這般,每年春天透過廣場系統上演的波爾多期酒預購,便成了商業利益與市場話題的完美交集!

隨著世界逐漸拉平、網路訊息更加普及,波爾多期酒預購價也慢慢成為全球化下牽一髮動全身的景氣風向球之一;近年最著名的案例,就是2020年春天的期酒預購。

當年業內人士一致公認波爾多前一年度(2019年份酒)的葡萄品質優異,理應可在預購價開出滿堂彩;然而當時全球經濟受疫情影響產生極高不確定性,波爾多酒莊為避免報價曲高和寡賣不動,因而全面下調預購報價近30%;而且隔一年(2020年份酒)報價旋因市場經濟回穩又快速反彈!由此即可看出廣場系統在彌平供需差距與反映市況上的極大優勢。

2020年透過期酒預購下單的買家,可說是撿到疫情風暴下的大便宜。

各地名莊爭相加入 錙銖比價大可不必

廣場系統除了幫助波爾多酒莊將酒銷往全世界,它也因為日益壯大的磁吸效應受到其他產區名莊們的注意。1998年,波爾多廣場首次出現一款非波爾多酒——由五大木桐堡(Châteaux Mouton Rothschild)與智利名莊Concha y Toro合資成立的Viña Almaviva,成了首家進入廣場的非波爾多酒莊;之後加州Opus One、義大利Super Toscan的Masseto、隆河Châteaux de Beaucastel、阿根廷Catena Zapata、澳洲TWE集團旗下BV(Beaulieu Vineyard)、Wynns Coonawarra……等名莊相繼加入;今年(2022)LVMH集團的中國頂級酒莊敖雲(Ao Yun),更成為亞洲首家登上廣場的酒莊,讓波爾多廣場成為名副其實的全球頂級葡萄酒配銷平台。

不過,波爾多廣場雖有「集市」的優點,但國際化浪潮下,知名酒莊的營銷管道何其多,其實沒有加入廣場的絕對必要;況且廣場系統的價格極端透明,導致所有透過此系統銷售的酒品(業內統稱「開放市場」產品)僅有微薄利潤可圖,甚至許多台灣進口商直言開放市場的酒都是和VIP培養感情用的,獲利空間極其有限。因此許多名莊初入廣場時,也是抱著戒慎恐懼的試水溫心態;例如TWE旗下最知名的Penfolds,便沒有隨著集團的BV與Wynns加入廣場,TWE把話說得明白:對這個集團最重要的品牌來說,非必要的風險不須冒,等我們跟廣場系統混熟了再看看吧!

Viña Almaviva是第一瓶讓波爾多廣場走入國際的非波爾多酒款。

回到消費層面,對台灣葡萄酒消費者來說,波爾多廣場這麼冷(ㄨˊ)門(ㄌㄧㄠˊ)的知識,或許可以讓你在聚會裡賣弄專業獲得女孩兒的注意;不過在實際買酒時,公開市場的透明度其實超乎你我想像,多數透過波爾多廣場銷售的酒款在市面上都只有極些微的價差。所以下回若你想買瓶Opus One或預購拉菲期酒,對各家報價不須斤斤計較,找個服務優質的酒商經常互動,才是趨吉避凶的聰明買酒人啊!

*本文特別感謝亞舍股份有限公司接受訪問與諮詢*

圖片來源/各酒莊官網
主圖設計/胡家芸

溫馨提醒:未滿18歲請勿飲酒,飲酒過量,有害健康,禁止酒駕!

延伸閱讀:

葡萄酒界星光大道—眾星雲集的波爾多列級酒莊

小資也能放心享用的波爾多好酒—列級二軍酒與士族名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