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清酒打造為日常的時髦酒飲」|Sakemaru創辦人阿部太一

進軍台灣近6年的Sakemaru,做的不只是清酒代理的生意,台北兩家提供單杯清酒的Sake Bar,也是圈內清酒迷定時報到的人氣據點。對台灣市場非常看好的Sakemaru創辦人阿部太一,更計畫在今(2022)年開設一家原汁原味的日式居酒屋,讓台灣更多清酒迷能體驗產地直送的美味料理與餐酒搭配!

在台灣,清酒向來是小眾酒品;不過基數小歸小,近幾年還是能夠觀察到清酒市場越來越受到關注,不僅日料店內清酒選擇日益豐富,備有清酒專屬冰箱的酒類專賣店也明顯增加,消費者對清酒的興趣與認識,更能從SSI與WSET舉辦的清酒課程看出成長態勢。

2015年在新加坡創立的Sakemaru,從一開始就是以走出日本的亞洲盃規格投入市場。創辦人阿部太一(下稱Dada桑)認為清酒的魅力應該讓更多日本以外的消費者了解,所以Sakemaru不只在新加坡起步,隔年更直接揮軍台灣市場,「未來Sakemaru希望繼續往亞洲其他國家如泰國或越南邁進!」但這位跨出日本、前進亞洲的清酒推手,一開始對清酒留下的,居然是敬謝不敏的壞印象?!

Sakemaru進軍台灣的第一家Sake Bar瑞安店,選在台北大安區靜僻的瑞安街上,店內氣氛給人輕鬆自在的感受。

拒當集團螺絲釘 酒鄉背景勇敢創業

「年輕時沒有機會接觸到好的清酒,以為所有的清酒都像平價居酒屋裡面那種大量製造的工業化產品,說實話完全不想再喝第二口……」Dada桑苦笑著說。出身日本新潟縣的他,直到後來接觸到品質優秀的清酒、進而想多認識這個酒種時,才知道原來他的故鄉就是日本的知名酒鄉。這個機緣,也加深了他日後想將家鄉清酒推向亞洲的決心與意志。

不過,在投身清酒世界前,Dada桑其實是日本樂天集團的職員。在終身雇用制的日本社會中,拿到大集團的職位對接下來的人生是相當大的保障,「但在大集團裡作為一顆小螺絲釘,穩定卻沒有自由,」Dada桑回憶,「在樂天工作3、4年後,一方面認識了大集團的運作方式,另一方面也了解到自己並不適合這種環境,所以開始思考離開之後的未來去向。」

有次在新加坡工作的好友跟他提到日本酒在當地頗受歡迎,建議新潟人的Dada桑找些清酒來試試水溫,沒想到這一試就改變了他的下半生。「當時對清酒一點也不了解,就是聽好友的話選了12瓶清酒去辦場品酒會,結果發現清酒好像很有趣的樣子(笑)。」回到日本後,Dada桑親自拜訪了幾家新潟酒造,喝過經傳統工藝釀製的優質清酒後,他從此對這個原本印象欠佳的酒品大大改觀!

阿部太一個人非常喜歡七水的系列酒款,廣泛的餐搭潛力令他愛不釋手。

海外布局首選亞洲 經營手法展創意

在樂天工作的最後一年,Dada桑除了積極拜訪家鄉酒造、頻繁前往新加坡舉辦品酒會,也認真研究起清酒,甚至在日後取得了SSI唎酒師的資格。等到一切都準備充足後,他才正式離開樂天去新加坡與好友一起創立了Sakemaru。

「我們在新加坡主推的是月配服務,由消費者每個月支付月費,Sakemaru則會將當月精選酒款配送到家。」這項在新加坡當時還不普遍的經營模式,透過持續的品酒會推廣累積起不少死忠客戶,也讓Dada桑開始著眼下一個市場。「會考量台灣主要也是因為距離日本近,方便我每年回日本拜訪酒造談合作;加上台灣市場比新加坡大、清酒又有很大的成長空間,所以Sakemaru成立第二年我們就前進台灣了。」

考慮到台灣尚未開放線上賣酒,Sakemaru需要實體門市接觸消費者,落腳於大安區的Sakemaru Bar瑞安店便應運而生。這裡除了有單杯點購清酒的好康服務外,店內「完全不限制顧客自帶餐點」也是罕見的一大特色。問到Dada桑為何會開放外食?只見他輕描淡寫地說,「我們想把Sakemaru Bar打造成清酒愛好者沒事就會想要繞過來吃吃喝喝的輕鬆場所,而且客人自己帶來各式各樣的食物,才能多多與店內的清酒搭配嘗試,然後發掘趣味吧!」

這款篠峯純米大吟醸的口感豐醇,與調味較重的台式料理十分合拍,NT$2,080。

清酒世界多元寬廣 期許成為下一個時髦酒飲

Dada桑提到,無論是台灣還是日本,葡萄酒都是消費者上館子時首先想到的餐搭酒品,「我的願望,就是把日本清酒打造成像是葡萄酒那般的時髦酒飲!」他認為,日本擁有超過1,400家酒造、每年推出三萬餘款各有特色的產品,論風味變化或餐搭潛力都不遜於葡萄酒,只要消費者更認識這項產品,自然就會在用餐時想到拿來搭配。「而且近年許多年輕的酒造釀酒師都大力擁抱新科技,能釀出比傳統製程更新鮮、穩定,且富有更細緻層次的清酒,絕對能吸引許多年輕消費者的味蕾。」

Dada桑另以進出口數字分析,每年日本清酒出口額約400億日圓,台灣約佔13至14億,排名遠在美、中、韓等國之後;而清酒的全球平均出口單價約每公升1,000日圓,台灣也只有不到700日圓。無論從量與價的角度來看,酒類消費大國的台灣都還有極大的成長空間,「加上台灣是日本本土以外最多唎酒師的市場,對教育與推廣都有極大的幫助。」

此外,從銷售數據上可看出多數台灣消費者偏好清新酸爽的風味,而用餐時清酒也有純米、山廢這類口感豐厚濃醇的酒款可與在地料理搭配,在餐酒文化日益成熟的市場趨勢下,「清酒絕對不會只有目前這麼委屈的市佔率。」

Sakemaru Bar備有上百款的清酒品項,單杯酒單也會定期更新,讓顧客隨時都能嘗到新的驚喜。

正統居酒屋年內登場 酒造計畫同步催生中

Dada桑特別提到,市場要開拓,清酒品項的多寡絕對是關鍵。「Sakemaru目前與大約50個酒造合作、引進超過500款產品,目的就是讓台灣顧客有機會多多嘗試不同風味。」

除了從產品面擴大打擊範圍,Sakemaru前(2020)年底也在新加坡開設了首家日式居酒屋「Sakemaru Artisan Sake Hideout」,並獲得亮眼的顧客迴響,「我們計畫今(2022)年也在台灣開設第二家居酒屋,讓本地消費者有機會體驗到正統的居酒屋料理及餐搭體驗。」

至於Sake Bar,近期位於「春大直」的Sakemaru Bar大直店剛完成整修重新開幕,這裡不只維持原有的單杯服務,也能在美食街挑選自己喜歡的料理過來配酒,店內更首次引進「生清酒機」,能像現壓生啤酒般提供最新鮮的「生清酒」,絕對值得清酒迷專程去品嘗一番!

採訪的最後,Dada桑透露Sakemaru正計畫往生產源頭邁進,「老家一位朋友家裡就是種植最高等級山田錦的農家,我們雙方一直在討論合作酒造的可能性。」他進一步解釋,之前也曾經考慮在台灣建酒造,不過一來台灣濕氣較重,二來優質的軟水水源是必備條件,在找到符合兩個條件的地點之前,日本酒造還是優先選項,「期待不久的將來,Sakemaru就能為台灣顧客帶來屬於我們自己的獨家清酒!」

攝影/Steven Liu
主圖設計/胡家芸

溫馨提醒:未滿18歲請勿飲酒,飲酒過量,有害健康,禁止酒駕!

延伸閱讀:

日本酒武士的在地造酒夢|歐子豪

風味至上!打造完美餐酒體驗|祥雲龍吟首席侍酒師Johnny張鴻亮